仅供搞CP
请勿上升真人

猫鼠游戏 11

Chapter 11


张晚意总觉得他的新同事看他的目光总是带着若有似无的打量。


事实上查文浩确实也对张晚意充满了好奇,他查阅过张晚意的档案——毕业于公安大学的优秀学生却放弃了光明的前途冲在了缉|毒一线,甚至进了国际刑|警组织,就是为了抓住那在全世界的围堵下依旧飘洒在见不得光的地方的那抹玫瑰香。


他很好奇,为什么这个温润如玉的青年对这个代号Flavorist的人如此执着?


于是他就拿出手机给远在缅甸的某人发了个跨国邮件,并且选择了“加密”。


“关于这一次特情人员传过来的资料,下周一,塞耶集团的一号分子将会带......

+

【越晚】彻骨 三

三·梨花引


清风明月梨花香,缘起缘落又一春。


……


城中邪祟挖人心的事情闹得百姓苦不堪言,一时间平时没什么香火的小庙都被走投无路的凡人挤的人挨人,人们的虔诚似乎终于感动了上苍。于是……


前几天长安的城郊华光大胜,有牛鼻子老道掐着手指说这是天降祥瑞,有装模作样的朝臣溜须拍马说这是圣德感天,有游荡的小鬼儿说这是天上的神仙要来抓他们这些孤魂野鬼了……总之曾经人心惶惶的长安城随着那道下凡的霞光又变回了那个熙熙攘攘的长安。


鬼修依旧坐在汉白玉的墓碑上怀里抱着一只狐狸,乱葬岗里的小鬼们有的在啃着血糊糊的......

+

【越晚】彻骨 二

二·山亭柳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


马启越带了一只鬼回家。


一只长得跟他几乎一模一样的鬼回家。


那天阴风大作,他们刚念完召唤笔仙的咒语,一股寒风便吹开了窗户,熄灭了烛火。


一个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官少爷们张着嘴傻呵呵的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坐在窗边的身影——一身罗兰色的长衫绣着前朝的流云纹,头戴银色高冠,黑发随着阵阵阴风上上下下的飘舞,一双眼里七分贵气三分鬼气,手里有一搭没一搭的摸着怀里的狐狸懒懒的分了像鹌鹑一样定在原地的公子哥儿们。


公子哥儿们被这......

+

【越晚】彻骨 序&一

*自割腿肉

*这波啊,这波是要跟祖宗谈恋爱的节奏

*CP:段明 越晚

*古风AU


序 醉思仙


缘起浮华奈若何。


一见相思终彻骨。


……


马启越从小就被山上的道士诊断为三魂缺一、八字奇轻,其主要症状表现为——撞鬼!


但是叛逆期的孩子总是有那么一些人菜瘾大在,比如“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种事儿他就做过不少。


俗话说,夜路走多了总会见鬼的。更何况,马启越是个不走夜路也会撞鬼的天选之子。


此时的大唐长安已经大不如前,颇有些山河破碎......

+

猫鼠游戏 10

Chapter 10


初夏的边境总是阴沉着天,空气中总是带着淡淡的霉味。萧瑟的陵园已经许久没有人踏足了,安静的看门狗正在栅栏前打盹,不知从哪儿飞来的野鸟正停在白色的墓碑上歇着脚。


直到几声略显沉重的脚步声一步步走近,这才惊醒了看门狗。


老狗的眼皮轻轻掀起来,看着那来人一身肃穆的黑,抱着雪白的菊,于是又闭上了眼睛继续打盹。


年轻人抱着那束菊花走进了陵园,略过一座座白色的墓碑,最后在一个能看到国境线另一边的山头上找到了他想找的地方。


他低着头看着没有照片没有名字的墓碑,放下了手里的菊花之后掏出了手绢轻轻的擦拭...

+

我……隔离了一段时间……身边有密切😭😭😭所以五一才能开始更新,因为我因为隔离拖了好多事情没做完,人都麻了

+

【越晚 | 春日宴 | 09:00】《贵族》

bgm: 《come neve》

上一棒:@啊瓚是未来.

*奇幻AU

 *吸血鬼马X大祭司晚

 *祝贺小马成年的小破车即将起航  

*剩下一半全车我周末研究研究外链


帝国陨落之后,无序的人间里,何为尊贵?谁为贵族?  

——

  01  

大陆历1098年。  


在红海的彼岸,雪山的那端,黑森林的尽头流传着这样的故事——  许久许久以前,来自东方大陆的先贤将他们的灿烂文明经由骆驼的双峰、雄鹰的翅膀,越过了高山...

+

【段明】和亲攻略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李明的行李不多,除了不能见人的华贵锦袍和银票之外便是那天段邵义戴在他脸上的蝴蝶面具。


那天李明将那块鸾凤和鸣的玉佩拜托顾清乔还给段邵义的时候,却鬼使神差的留下了这个。


李明不知道在想什么,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拂过鎏金的蝴蝶纹样时,他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将包裹重新系好放在柜子中,他靠在柜子门上,身影被夕阳拉长。


他记得,第一次见面时,那一身喜庆红袍的少年在满天萤火中笑嘻嘻的问:“你就是大唐来的公主?”


那时恼羞成怒的自己做了什么来着?


李明想了想,好像是企图给他一拳结果自己却因为腿麻了...

+

【越晚|红白歌会 18:00 】《云与海》

白队:《My heart will go on》

上一棒 @我的糖豆先生 

*民国AU

*飞行员越X战地医生晚

*第三视角文

*情人节快乐


愿我们始于战火的爱情,万古长青。


——

这是缘于天空,终于海洋的故事。


上·天空的情书


都说,那艘沉没于白节山附近的巨轮,是中国的泰坦尼克号。


“那个年代,回想起来像个梦。”


我蹲在一边拿着笔记本记录着那个依稀眉目清朗的先生口述的故事,看着他半眯着眼坐在院子里的藤椅...

+

明天就是情人节啦,祝宝宝们情人节快乐!明天18点掉落联文,也很感谢大家的陪伴~

所以~周六掉落点梗!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看的梗?欢迎点😉😉😉

+

【段明】和亲攻略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李明一边烹着茶,一边听着书堂里的小豆丁们摇头晃脑的背着书。眉目如画的年轻先生的一颦一笑都是克己守礼的教养,举手投足间都是浑然天成的贵气。


很多人都在猜测李明的来历,毕竟这一副一看就是在大家族养出来的气度可不是一个山野民夫能够拥有的。


“嗯?”李明看到一个穿着朴素的小姑娘拿着一捧野花摇摇晃晃的走到他的面前,捧到他的面前,轻轻脆脆的说:“送给您。”


“给我的?”李明指了指自己。


小姑娘点了点头,小脸蛋红扑扑的,她说:“先生,您真好看。...

+

2022,迎接冬奥,共赴北京,谱写奇迹!


致先烈,这世间如您所愿!

+

猫鼠游戏 9

Chapter 9


砰——轰——!


气浪混合着汽油的刺鼻味道裹挟着名为死亡的气息撑爆了那不起眼的小木屋,点亮了南缅的罂粟花海。


警灯混着枪声响彻在这不起眼的东南亚村庄里。


呼救声回荡在烈焰之外,有人在烈焰中嘶吼,有人叫嚣着要他偿命,求生与痛骂在烈焰中共舞。


要死了吧……也好……他真的好累。


他闭上了双眼,落入了沉沉的黑暗里。


解脱吧,被束缚的灵魂,沉入那深渊,与罪恶共存。


……


墨西哥,坎昆


躺在床上的年轻人猛地睁开...

+

【段明】和亲攻略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太子的亲卫、九王府的乌衣卫正满蒙舍城的找那所谓的刺客的踪迹,可是他们谁也没想到,那闹了一晚上的“刺客”正躲在山脚下的山洞里。


李明自然知道,按照现在全城戒严的情况,但凡他找个客栈留宿,那无异于是自投罗网。


曹王殿下自认为自己没那么傻,虽然这个山洞的条件很差劲,但是胜在安全。


李明拨弄了下柴火堆,微微的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能放下心来睡一觉了。


“找了半天只有一只野兔你要不要……”猎户拎着一只肥硕的兔子,话还未说完就看到那一身狼狈的年轻人靠在石壁上,环着自己的胳膊就那么沉沉的睡着了。...


+

【越晚】暗恋那件小事

*校园AU

*一见钟情就是最甜的!

*新年快乐!


01


春风吹来的时候,我就在你身后。就好像,春天正把你推向我。


……


马启越最喜欢的日子是星期五,最讨厌的日子是星期天。


因为星期五不仅代表着可以放松的周末即将到来,也代表着在本市上大学的邻家哥哥也会回家陪伴父母;而星期天不仅代表着周末要过去了,也代表着邻家哥哥要回学校了。


他有个小秘密,那就是一见到邻家那个大哥哥就会很开心,仿佛被高中作业毒打的痛苦都会随着春风散去。


“我回来了!”


马启越停下了手...

+

猫鼠游戏 8

Chapter 8


“王浩南,籍贯云南,某重点一流大学化学系高材生,毕业之后因为涉|毒|躲进边境线一小村庄。后来因为通|缉所以越过边境潜逃缅甸,成为大|毒|枭坤沙的左手右臂,但是听说前几年已经死了?”


张晚意刷着鼠标越听越不对劲儿:“——死了?”


“对啊,死在了佤邦……哦对,那年你应该还在刑侦支队来着,所以你不知道很正常。”网线另一端传出了一声吸溜泡面的声音:“你还有什么问题吗?咱俩之间可隔着半个地球的时差呢,你赶紧问完我要睡觉了。”


张晚意烦躁的挠了挠头发问:“有他的资料吗?”


网线的那端“呼噜呼噜”的...

+

猫鼠游戏 7

Chapter 7


东哈林区,曼哈顿的底特律。


谷歌地图的犯|罪率提示显示,在这里你有1/26的概率成为犯|罪|分子手下的受|害|人。然而在这个不是每个人都报过警又热衷黑吃黑的地方,危险远远不止谷歌地图上那看似还算稳定的数据。


“嘿,你没给钱!”黑人站街女拉了拉松松垮垮的外衣拽住了企图提上裤子走人的墨西哥男人。


男人翻了下他的绿色眼睛,从兜里摸出一张小面额美钞随手扔在了地上,啐了一口:“臭|婊|子。”


“穷鬼就别出来|嫖!”站街女翻了个白眼捡起钞票一边系纽扣一边往一旁的便利店走去,过了一会儿她就兴奋不已的...

+

【段明】和亲攻略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花令。”


李明看着手里的牌,跟了一张写着“花”的牌,道:“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顾清乔鼓着一张脸摸了一张牌,上面写着“雪”字,她看了看道:“风,加两张。”


空空大师气定神闲的摸了两张牌,看了看之后发现手里没有“风”令,只好又抓了一张道:“月,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李明沉思了一会:“月,陶嘉月兮总驾,搴玉英兮自修。”


顾清乔看着手里的“月”字牌,叹气:“我快没词儿了……明月皎夜光,促织鸣东壁。”


空空大师“嘿嘿”笑了一声:“月,于是仲春令月,时和气清;...

+

猫鼠游戏 6

Chapter 6


“我说了,我不知道琥珀不知道那盆该死的玫瑰跟死人有什么关系,我就是个去找刺激的普通人。”红头发的墨西哥男人烦躁的咆哮:“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绑在椅子上,说不定是那两个|婊|子干的呢!”


张晚意冷淡的看了一眼他,压制住了火气,拍了拍身边正在捏拳头的年轻的白人警察,将一张纸推在了他的面前:“这个人你认识吗?”


画像上的男人鹰钩鼻子绿色的眼睛,画像都挡不住扑面而来的阴翳。墨西哥男人眼底浮现出一丝恐慌,他顿了顿,说:“不,我不认识。”


“是吗?”张晚意低下头又抽出一张纸,上面是墨西哥一家整容医院的就诊记录:“你...

+

猫鼠游戏 5

Chapter 5


两个墨西哥裔的毒|贩绝对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栽在一家在纽约毫不起眼的地下赌场里,而且来人的身份直到他们被捆在椅子上也没搞明白。


被无妄之灾波及的两个可怜的舞女因为嗑药过量还在昏迷,空气中弥漫着的若隐若现的玫瑰香气撩拨得姑娘们的神经在多巴胺的疯狂刺激下终于断了线,正在宕机。


墨西哥男人挣了挣手,这种只有特种|军|方出身的人才会用的特殊打结方法别说是两个瘾君子了,就是两头牛都挣不开。


他们挫败的放弃了挣扎,看着面前这个一身CBQ作战服,带着特制的纳米透气面罩和夜视仪的神秘人战战兢兢的开了口:“你到底是什么人?FBI...

+

【段明】和亲攻略 第十四章

[图片]

孩子被PB傻了,只好转图片了

+

猫鼠游戏 4

Chapter 4


包房内的气氛尴尬,只有马启越从容不迫的站了起来,接过侍应生递过来的外套,走到了张晚意面前,笑了:“几天不见,这么狼狈?”


张晚意没说话,只是抬眼望着那张介于成熟与青涩之间的面容,恍若一只还未张开利爪的孤狼正在一点点露出了他锋利的牙齿。


这个游走在纸醉金迷的名利场中也游刃有余的少年,为何会有一种从刀锋血雨中摸爬滚打出来的气质?


张晚意有些狐疑。


愣神之间,马启越已经颇为熟稔的拂过他的耳畔,拉过他的肩膀,将人带走。


张晚意皱起眉动了动肩膀,他不喜欢被另一个男人用这种宣示主...

+

猫鼠游戏 3

Chapter 3


纸醉金迷的地下赌场,烟酒气息与名贵香水交织在一起。脱衣舞女们卖力的在台上表演着,荷官们笑靥如花,赌客们表面绅士内心焦灼,双眼随着纸牌游移,生怕漏掉什么。


对于赌徒、猎艳者们来说,这里绝对是天堂,只要你有钱,您可以在这里享受人类感官能享受到的一切愉悦。


包括那些明面上根本享受不到的东西。


再审了好几天之后,纽约警局终于从一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那里得到了突破口——在这家地下赌场里的高级贵宾厅里有个经理,他手里有那个市面上见不到的高级货。


电子音乐混杂着筹码碰撞的声音,嘈杂但又充满了奢靡和堕落...

+

【段明】和亲攻略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烛火明灭,这间曾经关过顾尚书千金的密室再次开启,只是原本张扬青涩的美少年不在,取代之的是眼神寒冷如冰的未来君主。


浦巴努看着手里握着长鞭的弱衣面无表情的站在段邵义的身边,又看了一眼坐在太师椅上的段邵义,有些拿不定主意的开始琢磨发生了什么。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见过他家主子了,该不是他主子出了什么事儿了吧?


想到这里,浦巴努忍不住虎躯一震!


“浦巴努。”段邵义的声音淡淡的,却比起当年在密室用武力威胁顾清乔的时候更让人心里发颤,他面上平静无波,语气缓缓:“我听说,你一直追随着曹王是吗?”...


+

猫鼠游戏 2

Chapter 2


今夜的纽约因为这位跨国企业奠基人的意外之死而沸腾。


推特脸书的实时热搜榜上是各位民间神探们大显身手的舞台以及部分看热闹的各国网友的吃瓜言论。


由于动静闹得过大,所以纽约警方迫于压力不得不熬夜加班赶工作。


黑咖啡的味道犹如阴沉的乌云笼罩在这座办公大楼的上空。


如果让张晚意形容一下这种“加班必备黑咖啡”的味道,他多半会说——就是一杯刚熬出锅的中药!


他发完最后一封邮件之后揉了揉眼眶看了一眼已经泛白的天空,拿起早已凉透的黑咖啡皱着眉头喝了一口——


“嘶……...

+

猫鼠游戏 1

*钓系高智商X正直一根弦

*明面高富帅的钓系美人特工X总想证明对方有罪的国际刑警

*OOC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

*双A最带感了有没有?

*美剧AU,万圣节快乐!

*听说小马想当反派?


Chapter 1


纽约的曼哈顿,纸醉金迷,灯火迷离。


豪宅内灯火通明,玫瑰庄园的华丽宴会厅内各式各样的晚礼服与西装衣袂相交,手里摇晃着盛满高级香槟的水晶杯,指尖闪耀的是奢华的各色珠宝。


这本是一场富豪间的社交游戏,却因为一具尸体变得人心惶惶。


冬天的纽约白雪蔼蔼,张晚意紧了紧自己的围巾,在开门下车的一瞬间狠狠地打...

+

【段明】和亲攻略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夜深了,月明星疏。一辆低调的马车悄悄地停在了一间寺庙的门前,穿着斗篷带着兜帽的少女小心翼翼的左看右看,然后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儿一个胖和尚把门打开了,看到来人他顿时憨笑起来:“小乔来啦?”


顾清乔笑嘻嘻的拍了拍他的肚子:“空空大师,你又胖了。”


空空大师赶紧捂住自己肚子,辩解道:“老衲最近可是很是注意饮食。”


顾清乔摆了摆手:“得了得了,我让你替我收留的人呢?”


空空大师嘿嘿一笑:“施主让老衲帮忙,老衲怎么能掉链子?”


顾清乔闻言笑的特别灿烂,她哥俩好的拍了拍...

+

【段明】和亲攻略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洱海边热热闹闹的行人,漫天璀璨的孔明灯。


然而在那遗世独立的塔楼内却似是与这热闹无关。


李明收起了阴冷的笑来,无悲无喜的看着少年认真的目光,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不曾。”


段邵义嘴角勾出一丝上扬,他的手腕微微一用力便将清瘦的李明扯入了怀里,一只手强有力的揽住了他的腰,他低声说:“你撒谎。”


李明深呼吸一口气,眼角泛出了艳丽的桃红色,眼角眉梢尽显戾气:“你放开我!”


“在蝴蝶泉边,我吻你的时候,你没有拒绝我。”


少年第一次在他的面前露出了獠牙,帝灵感受到了主人威...

+

【段明】和亲攻略 第十章

第十章


谁都没有料想到那个被预言活不过几年的病秧子太子居然会在今天大出风头,还是以这么一鸣惊人的方式。


李明看着手里的猎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果然能够成为一国太子的都不是省油的灯。


他看着远处被各家千金包围住的段邵义摇了摇头,背着手找到了个人烟稀少的地方,看着远处即将落下的夕阳百无聊赖的耍着手上的猎刀。


一把出鞘的利刃在他修长的手指上来回翻飞,恍若银蝶。


只是他却看着北方的方向微微出神,他记得每年春天的时候父皇总会带着他们去春猎,那个时候没有皇位的尔虞我诈,父皇看着他的时候眼里也有一丝...

+

© 七月微风知晚意 | Powered by LOFTER